鸡耳朵

鸡耳朵并不是没有耳廓,只不过把它藏起来聆听生活,那个扁平的脑袋里装的是大世界

 

在不了解他人或者一个群体就给他们贴上标签是不公平也是不道德的,尤其这成为群体意识和行为的时候我们更应

New Novel Explores Roots of ‘Chinese Flower Girls,’ Modern-Day Sex Workers http://www.caixinglobal.com/2017-02-13/101054500.html

 

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每次坐火车都牙疼

 

歌词本身就是一个妙不可言的故事。

in the year of our lord 1239
there once lived a girl of the royal line
the ancient stories do recall
she was the fairest of them all
in the castle made of stone
any night she slept alone
any noice that would raise the dead
couldn’t wake her sleepyhead

the stranger came from the foreign land...

 

讲一个小故事,或许算不上故事,只是一个随笔吧,一个渗透了一个女孩的盛夏。

蔚蓝的天空中偶尔飘过几朵调皮的云,飞机无意的画出一条笔直的白线,就像冬天哈出的一口热气模糊了镜片,转眼便消散。

那天于我的美好或许也是如此,被时间驱逐在慌乱的记忆中乱窜。

蓝色的天空,正午意犹未尽的藏起了他的阳刚,而傍晚的清凉也在摩拳擦掌准备换岗,略显些少女的娇羞。阳光透过樟树茂密的树叶斑驳的点缀在女孩白皙的脸上。恰如歌词里唱的:夏天的风静静吹着,吹过头发吹过耳朵···。整个世界温良如玉,如同冰棒能在夏天勾起小孩的口水。

女孩挽起的长发却无法管住前额淘气的...

 

活着必须要藏点情怀

 

314独享讨论组的名字在一阵头脑风暴后暂定为三个老处男和一个带头大哥

 

是他没错

隐忍了很久,百忙之中抽空吐槽下和我分桌而坐的研友。

首先,他是一个勇猛的人。

他说他考研是他爸叫他考的,他自己并不想考。在电话中和他爸胶着难解的时候。他说,爸,你也不要说了,我们投硬币,正面我就读,反面我就不读。很遗憾,他扔出了正面。

后来,他陷入痛苦,就像每件事都会有瓶颈一样,他说他不想读了,于是又选择扔硬币。很遗憾,他又扔出正面。

我问他如果是反面,你真的就不读了吗?他说,嗯,马上收拾东西走人。

我佩服,真是有勇气。他说,没有勇气才扔硬币。

其次,他是一个不拘的人。

他每天睡觉都会流口水,我却他为什不换一个睡姿,白白浪费这么多口水,他说睡觉就等于流口水。

他总是放响屁,在图...

 

Exhausted

 

流浪的龙:

  这首曲子叫《第一行星交响曲》,是有NASA录制的,没错,就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所以这是货真价实的行星交响曲,据说是用宇宙飞船在太空中记录的太阳风扰动其他星球的大气层的声音。

   听起来很像是宗教音乐,很适合用来冥想。可以将其称为氛围乐,都是些很空灵的声音,听的时候带上耳机。需要注意的是,某些调调频率比较高,可能会引发不适感。

    话说,一直以为,外太空是真空环境,不会有声音。幸好NASA有良心,分享了这些珍贵的东西给大众。

  180

浅秋:

阿曼德·阿莫(Armand Amar)

以色列配乐大师,配乐深沉优美。该曲选自《来自遥远世界的歌》

《Songs From A World Apart》

都都克笛(duduk),这种亚美尼亚民间传统乐器是一种双簧片木质笛子,它的声音是一种丰满的温暖而又柔和,音色介于长笛和双簧管之间,声音尖锐而清亮的音调。那令人难以抗拒的旋律由一种轻柔的呼吸吹出—就象是古老的祈祷声,来自充满苦难的亚美尼亚历史。是我听过最动人的、触及人的灵魂的音乐之一。

  749

© 鸡耳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