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耳朵

鸡耳朵并不是没有耳廓,只不过把它藏起来聆听生活,那个扁平的脑袋里装的是大世界

 

从十八岁开始,每一个生日都需要一篇祭奠的文章

我喜欢炫耀的事情应该有以下这些:

1、每逢生日,骗吃骗喝骗祝福

2、买了新衣服,有扣子的不扣扣子,有拉链的不拉拉链(这跟裤子没关系),只是为了让风掀起我的衣角,让大家看到我的潇洒

3、没到一个新地方,无论是大都市,还是小城镇,只要有我在,都值得炫耀一番

4、奶奶、爸爸、大伯大妈、外公小姨、哥哥姐姐、同学朋友对我的表扬及夸赞,我就想如建一座覆盖全世界的广播,我以我蹩脚的国标来充当一位意气风发得意洋洋的播音员。毕竟广播不会露出我的色相。

5、如果我考试考了第一名,或者拿一回奖学金。不过这种事情只会在九星连珠的时候出现。

现在,我就先来炫耀第一件事。

公元2014年3月23日(农历2月23),这一天是世界气象日,不过这一天还有更重要更伟大的事情,那就是————————罗某某的该死的生日。

我很想这样说:今天是我的生日,跟我玩的好的请自觉献上祝福,否则请自觉绕道。

其实,到现在我没有勇气说这样的话,除了那几个我不确定剩下的是否真的跟我玩的好,我以为玩的好的明明看到了这篇索要祝福的文章却一笑而过,不予理会,那是一件很尴尬也很伤人的事情,为了不影响心情,我决计这样表达,来 避免尴尬。

“喂,等哥生日,有必要点几个人的名字来给老子凑凑热闹。按时间顺序排序:酒神加专职司机某星,床友加饭友少憋,逼哥逼格二黄,惧怕体侧的胖子,天天基友基友吼的鸡婆,睡神加爷的豆豆及315的牛人们,叫我傻吊又总请我吃饭却自掏腰包的丁大妈,臭脾气最让我手足无措的帅哥,社工里的狗哥窝及隔壁老被我蹭剃须刀的家伙。你们必须、务必、绝对要我一份祝福。

等这个周末过完,我就21岁,一个21岁没有摸过女生手的男孩,一个21岁才决计表白就遭拒的倒霉蛋,一个21岁还在读本科的愣头青,一个21岁还不谙人世的好后生,一个21岁还需要向家里要生活费的好儿子,一个21岁还要奶奶操心的乖孙子,一个21岁总是插科打诨任性的坏小子,一个21岁依然茫然不知所措的笨学生,一个21岁依然不想进入社会依旧贪玩人见人爱的小屁孩,一个21岁天天想着远行想着拨弄几根吉他玄,龙飞凤舞几个字、老想找什么时候买的起单反的伪文青,一个21岁晚上老是睡不过白天总是打瞌睡的瞌睡虫,一个21岁偶尔讲几个黄色笑话被骂做死变态的混小子,一个21岁不能歌不擅舞的有为青年,一个21岁没心没肺每年掉张身份证的没头脑,一个21岁喜欢孤单上路找远方的死党蹭吃蹭喝的死不要脸,一个21岁喜欢吃糖却依旧一口白牙的好青年,一个21岁根正苗红爱国爱家不爱党的假愤青····

怎么办,我21岁。

没娶老婆没生孩子,可我老想着娶老婆生孩子。

终于有了一个生日,不在家、不在学校,不在熟悉的地方,这个生日就是这个该死的21岁。

我想,这生日过一个少一个,永远也无法确定是否挨的到下一个生日,永远也无法知道下一个生日谁陪你一起度过,也永远无法预料收到什么样的礼物,虽然很少收到礼物,永远也不会知道有个人记得你的生日并打算献上诚挚的祝福,虽然没有当面说。

从十八岁开始,每一个生日都需要一篇祭奠的文章。那是因为自允为文青的我就算肚子里真的没有墨水我还是会打肿脸来充胖子的。这件事点到为止,我知道,总有人会笑话我。

还有十分钟就要上班了,得抓紧时间凑凑字数。

对了,请允许我抱怨一下,在这里,这个该死的地方,到处都是蚊子,甚至公交车上挤的蚊子都比人多。可我是一个爱护小动物的好同志,就算是蚊子多的要钻进我的鼻孔里栖息,我也不会点燃该死的蚊香,致其一家老小于不义。

还有就是每天睡不够,今天中午本可以睡个好觉的,可是我献给了这篇又臭又长的文章。真的,在学校的时候从来没有感觉到周末的美好,而现在,每天都期盼明天的明天是周末,周末的明天是周末,周末的周末还是周末。为这,冲我生日,你们愿意为我祈祷吗,祈祷明天醒来就是周末。幸亏,我的生日就在周末,看来老天待我不薄,那我是不是应当自爱厚爱博爱。

我希望等我老了,老的胡子白了,脑袋秃了,牙齿掉光了,肌肉萎缩了,老婆一个孩子一大堆了,每逢生日我收不到关于你们的一星半点祝福,连屁都没有,而是我在那天给你们上坟,把我的生日当做你们的祭日,因为你们知道,我要活到八百岁啊,你们比的了吗?

生活没有生日美好,但是生日可以点缀生活。所以最后我要说一些积极点的事情,鼓励自己,勉励你们,我会记住爸爸的短信:一人在外地好好照顾自己,保护好自己,不不安分的场所不要去。

最后,谁要是发现我在沦为一目五先生而不跟我说我就跟谁急!

 
评论

© 鸡耳朵 | Powered by LOFTER